第2262章 天層漸是天青色,海上本源驚十宗

-

楚淩聽到這話,擰著一雙好看的劍眉,頗為冷峻的望向了說話之人。

是天驕山的匆匆一瞥。

是實力最次的那個少年。

也是舉目過去,生得最好看的那一個。

“不知者無罪。”

他說:“凶獸窮奇被本源老祖梟祖之血給囚禁於大海深處,我所破之封印,非鎮其凶獸,而是解救老祖。”

他這話,聽得眾人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
海神界內,誰不知道流光海域的封印,是鎮壓凶獸,怎麼成了本源梟祖的?

“好,你既口口聲聲解救本源老祖,那麼我問你,你這麼做,經過本源老祖的同意了嗎?”

少年唇角微勾,眉梢輕挑,看向青年的眼睛裡充斥著滿滿噹噹的嘲諷,還有稍縱即逝的凶戾之意。

此話一出,眾人那是大跌眼鏡了。

且不說上古時期的本源一族都已被滅絕,就算梟祖當真在這流光海域之下,那也得破開封印才能問本源老祖同意與否。

楚淩的眉頭宛若打了死結般,看著楚月的眼神,逐漸變得淩厲,像剛出鞘的刀子。

“你在刁難我?”楚淩問道。

“恭喜你,答對了。”

少年咧著嘴笑,居高臨下的俯瞰著這片海,厚實的大氅覆在她清瘦的身軀之中,卻透著一股鋼鐵般磅礴的氣勢,然而眼梢間似在壓抑著什麼,逐漸變得又妖又邪。

聞言,楚淩和在座的修煉者們,都目不轉睛的看著她。

“你——”

楚淩右手緩抬,身後直插在大海的劍,“唰”的一下倒飛而出。

一把蘊滿真元力量的飲星劍,在電光火石之間回到了他的手上。

青年執劍指向了她,“你在,玩我?”

“非也。”

楚月垂下了眸子,笑意正濃,“我隻是想告訴你……”

喑啞的尾音,說得很慢,拖得很長。

倏地,她從高空落下,飛奔而去。

雙足落在海麵之上,大氅隨著海風晃盪。

她緩緩抬起眼簾的刹那,就見大海翻起了滔天巨浪。

一把海做的刀向她而去。

她穩穩噹噹的抓住了海刀,如履平地般踏著大海往前走。

四麵八方,是一道道水柱拔海而起,如平地驚雷般炸裂。

她一步步的走向了楚淩。

數步後。

身子飛掠而起,騰空於高處,脊背展開了本源羽翼,似可遮天蔽日,給流光海域帶來了巨大的陰影。

“今日,誰敢進入海底,從我的刀上,跨過去。”

楚月咧著嘴笑,狂妄張揚到了極致,冷冽無情地望著真元境的青年。

楚淩盛怒之下正欲出手。

真元境的左宗主雙掌打開,氣力震開了楚淩的劍。

星雲宗十位歸元境強者,共同凝結陣法,護楚月之周全。

“左天猛!”協會的執事長老大喝,“你在做什麼?”

左宗主道:“不是本宗要做什麼,是他大楚的人要做什麼,是要對我宗門弟子動手嗎?”

執事長老隻道是左天猛瘋了。

那可是大楚的人啊……

十大宗門,雖能碾壓楚淩,但碾壓不了大楚啊。

上界與海神中界,雖被天梯隔絕開來。

但每當上界之尊去下陸渡劫突破的時候,都會趁機在海神界培養勢力。

冇人知道,培養在哪個地方,但他們知道的是,那是不容小覷的底蘊。

海神界,定有大楚的人。

執事長老不得不謹慎而為之,卻不想左天猛是個死腦筋缺心眼的。

“放肆!”

執事長老深吸了一口氣,“星雲宗,豈敢對楚淩公子無禮,流光海域之事,交給宗門協會全權負責,你星雲宗不過十宗之一,豈敢越俎代庖,你們以什麼身份來對楚淩閣下無禮?”

“以什麼身份?”

楚月低低地笑。

“當然是以……本源族人的身份!”

楚月將可控的本源之氣都釋放而出,形成翻天攪地的風暴在半空。

或許,如今的她,武道境地也好,本源之氣也罷,實力尚不如楚淩等人。

但本源族人的身份象征,比在場的任何一個人,都有資格,有立場的去跟楚淩對峙。

翻滾的本源之氣,就像從海對岸而來的一場風。

海浪跟著衝擊。

天層漸是煙青色。

如若說,可控一縷本源之氣隻是巧合僥倖的話。

那麼,當鋪天蓋地的本源之氣,由人為控製而出現在世間,那就是……本源族人的意思。

“破海域封印,我,允許你這麼做了嗎?”

楚月冷冷地看著楚淩,“吾以本源族人的身份,命令你,滾出這片海域。”

楚淩看著指向自己的刀,複又望向了滿身肅殺氣的少年。

少年的眼裡,有著他看不懂的情緒。

像是潛藏在深潭底部萬年之久的暗潮。

洶湧著要吞冇人間。

寧夙見此一幕,已經嚇得腿都在發軟了。

“二,二哥……”寧夙帶著哭腔說:“那可是真元境啊……大,大,大哥她……”

話到最後,卻是欲哭無淚。

“海神界內,哪個新晉武神境,敢刀指真元境,讓真元境的星靈師滾啊,縱觀史冊,從古到今,從未有過這樣事情的發生。”寧夙喉結滾動,猛地嚥了咽口水。

“以後,就有了。”

卿若水揹著淩厲的長劍,於神獸的脊背,遠遠地望向了海上的少年。

葉大哥,總能給他驚喜。

回回還都不一樣。

跟著這樣的人,是一件幸事。

寧夙扭頭看著二哥冰冷堅毅的臉,咬了咬牙,已經準備好來日三兄弟一起死在大楚的手裡。

卻說十大宗門的百裡蒼穹之上,倒映的海市蜃樓,依舊是流光海域的畫麵。

無數雙眼睛,無數個蓬勃年輕的弟子,此時此刻,竟都是不約而同的,梗著脖子驚訝到石化的望著那狂妄的小子。

她,怎麼敢的啊?

雖是本源族人,但也改變不了是新晉武神境的事實啊。

而且距離上古時期不知過去了多少年,就算破天荒的出現了個本源族人,也要拿出真本事才行。

鋼鐵刀宗,皇甫隕帶著蕭離和屠薇薇兩個,都在高山之巔遙望百裡蒼穹。

皇甫隕俊朗的麵龐浮現了笑,“是她能做出來的事。”

“楚淩,大楚。”

蕭離與屠薇薇對視了眼,似現狂風驟雨般的殺機。-

葉楚月夜墨寒小說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