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0章 紅光如鑰,瞬開禁製

-

楚月渾身發冷,就連體內流動的血液,都漸漸凝聚起了冰冷的霜寒之氣。

她並未回答卿若水的話,一雙眼睛憎恨冷戾地盯著天邊看。

末了,抬起手擦去下巴上的血,冷漠地道:“冇什麼。”

隻是,心臟有點兒疼痛罷了。

是她控製不了疼痛。

就像衾影獨對的旅人,眼見著高山傾塌而無能為力吧。

楚月的腦海裡,響起了那一道溫潤似春風吹拂大地的聲音:

“他是你的親人。”

楚月沉默不語,麵上並無表情。

而隨著流光海域的劍光熠熠閃爍如火花,“轟”的一聲後,她的咽喉再度溢上了摻著冰霜的血。

她默不作聲的將這一口湧來的鮮血吞回了腹中。

雪梟的聲音還在繼續——

“流光海域的封印禁製,並非是針對凶獸的。”

“吾之所以會落敗,遭此一劫,囚於海底無數年,是因凶獸窮奇和九尾狐禍害人族。吾以血為祭,以海為囚,欲將二獸鎮壓海底,換得人間河清海晏。”

“然而,彼時人族陷吾於不義之地,吾腹背受敵,凶獸九尾凶狐趁亂逃走,隻封印窮奇。”

“後來,奸人用吾之元神,煉出人形,封在流光海域,卻告知世人,封印的是凶獸窮奇。”

“多年以來,封印已經滲透進我的骨血神魂。你得本源傳承,有我本源一族的族長印記,原是與這封印無關,偏偏執劍之人是你息息相關的親人,纔會讓擁有族長印記的你也受到了反噬。”

“小孩,很抱歉。”

“……”

雪梟的聲音越來越遠。

就像一朵近在咫尺的雲,緩緩地飄回了寰宇。

“月兄,你到底是怎麼了?”

寧夙嚇得手都在顫抖,吸著鼻子紅了眼睛。

“小楚。”

大長老連忙過來。

左宗主抓住少年的右手,指腹點在脈搏處,仔細一看,驚道:“氣血反噬,心生寒氣,是情緒激動所致。”

寧夙驚道:“難道月兄是不忍見封印被人破碎,凶獸禍害海神界,方纔難以自控情緒,維持理智。”

“可以這麼說。”

吞天廣場的弟子們聞言,那是目瞪口呆,宛若石化,隨即似有一股熱血直沖天靈蓋,青筋也跟著突突地跳動,似有炙熱要穿破顱腔般。

秦風喊道:“葉師弟愛眾生如斯境地,著實令人敬佩,我等還有何資格渾渾度日?古來聖人,也不過如此啊!”

石子瘦聽到這話,腳步趔趄險些摔倒,嘴角瘋狂地直抽抽,可謂是恨得牙癢癢。

無名之火在胸腔盪開,直奔心肺而去,隨即狠狠地瞪著那虛弱的紅衣少年,不屑的吐出了一個字,“裝!”

他從未見過比葉楚月還會裝的男人!

左鈴蘭瞪著雲霄之景,恨恨地說:

“怎麼會有這般魯莽噁心的人啊,他到底要做什麼,破壞封印,放出凶獸危害人世嗎?”

其餘人,亦都咬著牙紛紛道:

“快去阻止他,一定要阻止。”

“凶獸窮奇出海,海神界就完了。”

“他到底是何方神聖,這麼做就不怕遭天譴嗎?”

海神界十大宗門的弟子們,瞪著百裡天穹出現的光影畫麵,驟然間怒不可遏。

一心劈砍封印的青年,並不知曉自己給十大宗門帶來了多大的麻煩。

他隻有一個想法。

劈開封印,找到雪梟。

他也是近來才知道,流光海域的封印,不是針對凶獸窮奇,而是針對雪梟的。

斬開封印,揪出雪梟,也不會放出凶獸。

海域封印與凶獸無關。

凶獸則被雪梟之血囚禁海底。

因而,他做的是一件無比正確的事。

但他忘了。

一日,一日的漫長歲月裡,封印滲透進了雪梟的四肢百骸,與他融為一體。

斬封印,就是斬雪梟。

他作為本源印記持有者的“親人”,他手裡的劍,也會陰差陽錯地斬在他苦苦尋找的楚明月身上。

十大宗門的宗主,皆是帶著人前往流光海域。

所帶之人,至少都是歸墟境的星靈師。

星雲宗左宗主立刻召集十位歸墟境星靈師。

通天樓也感應到了流光海域的危險,十位星靈師從通天樓走出。

歸墟境的星靈師,才能進老祖宗鎮守的通天樓修煉。

左宗主和大長老帶著人就要前往時,腳步一頓,回頭看來,“葉楚月。”

楚月唇邊染血,拱手道:“弟子在。”

“你帶著卿若水、寧夙一併跟上,去一趟流光海域。”

一石激起千層浪。

眾弟子驚得倒抽冷氣。

石觀海好幾次想要說話,都被石清蓮的眼神給止住了。

像他這樣的長老,都冇資格跟著宗主去流光海域。

一個剛到武神境的毛頭小子,憑什麼去?

疑惑不解,心懷惱怒的也不隻是他石觀海一人。

雲喚海、山月夫人及高層弟子們的神色都瞬間變得精彩了起來。

左宗主說罷,看向五長老,“解開神獸領域的禁製,放出神獸,前往流光。”

“是!”

五長老收起了臉上多餘的笑,神色嚴肅而凝重。

衣袍翻飛,元力翻滾如風暴。

旋即,將手裡的籠子丟出。

每一根鐵柱都變成了參天樹乾般的雷電。

一條條雷電交纏在蒼穹。

籠子裡的公雞長鳴了一聲。

五長老右手一劃,將公雞頭頂的朱冠摘下。

朱冠在手,可開神獸領域!

紅光如鑰,瞬開禁製!

十三頭各式各樣的神獸,發出古老而低沉的聲音,帶來讓人肅然起敬,隻可仰視去聽的威壓。

神獸們或是飛鳥盤旋高台,或是四爪猛獸踏地驚天。

左宗主走上神鳥背部之時,回頭看向了楚月,“你們三人,共乘一個神獸,事不宜遲,流光海域之事關乎海神界的安危,立刻跟上。”

在處理重大事情的左宗主,與方纔召集大會喋喋不休的模樣判若兩人。

楚月點點頭,剛想自己躍上神獸,就見對她無比關心的兩個小弟,一左一右架著她掠了上去。

“葉師弟。”

臨走前,趙浮沉喊道。

楚月回頭看去。

趙浮沉禦劍而來,雙手揚起,將一件厚實的黑色大氅披給了少年。

“彆擔心海域之事,有宗主在,自會萬事大吉,師兄我可就等你們的好訊息了。”-

葉楚月夜墨寒小說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